央行刘国强: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全部明示贷款年化利率 6000多家放贷机构及主要网络金融平台基新闻

/ 发布时间 / 2021-10-13
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近日在《中国金融》撰文称,深化LPR改革获得要紧效果。...

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近日在《中国金融》撰文称,深化LPR改革获得要紧效果。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既要厘清逻辑,突出主要矛盾,抓住贷款利率改革这个“牛鼻子”,也要多措并举,形成合力,协同推进。在推进LPR改革过程中,人民银行同时推出了多项改革配套手段,有效地形成了政策合力,增强了政策成效。

具体而言,一是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法。受监管考核等原因影响,一直以来存款市场角逐较为激烈。尤其是个别银行因盲目追求规模或为填补流动性缺口而高息揽存,正常经营的银行也不能不跟随定价,陷入“囚徒困境”,致使出现“坏银行定价”问题。在此状况下,实质上存款利率也存在隐性下限,妨碍市场利率向存款利率的传导。

利率自律机制通过限制存款利率上限,约束个别银行的高息揽存行为,可以有效抑制存款市场非理性角逐。但根据存款基准利率浮动倍数确定的自律上限存在杠杆效应,使得中长期存款利率偏高,个别银行仍可通过所谓存款“革新”来高息揽存,弱化了存款利率自律成效。

LPR改革以来,贷款利率明显下行,为了与资产收益相匹配,银行会适合减少其负债本钱,高息揽储的动力随之降低,从而引导存款利率下行。为适应新的存款市场角逐格局,维护存款市场角逐秩序,2021年6月21日,利率自律机制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浮动倍数改为加点确定。推行一段时间以来,长期存款利率明显下行,存款长期化趋势出现扭转,存款结构有所优化,存款在全国性银行和地办法人银行之间的分布维持基本稳定。

二是推进明示贷款年化利率。近年来,部分贷款商品没标示贷款利率,或者仅以日利率、月利率、分期费率等形式标示贷款本钱,既提升了借款人横向比较贷款本钱的困难程度,又显著弱化了借款人对真实本钱的感受,甚至致使部分金融消费者过度负债。因此,以统一的计算方法标示贷款年化利率,给借款人展示明确的、可比的借贷本钱,对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尤为重要。

2021年3月31日,人民银行发布通知,需要所有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均应明示贷款年化利率,并明确推荐用内部收益率法计算贷款年化利率。发布通知的方法有效覆盖了所有放贷机构和金融消费者,既起到了广泛宣传推进用途,也可以督促人民银行没直接管理权限的网络平台等机构加快明示贷款年化利率。同时,人民银行指导中国网络金融协会研究将贷款年化利率作为强制性披露需要纳入国家标准。

“现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全部明示贷款年化利率,6000多家放贷机构与主要网络金融平台也已基本完成明示工作,涉及月均1.7亿左右顾客发生的近4亿笔贷款,总额超越180万亿元。总的来看,明示贷款年化利率有益于借款人知道实质借款本钱,切实维护了金融消费者知情权。”

三是加大对异地存款的管理。异地存款是指银行通过在没设立实体网点的地市开立的竞价推广账户吸收的存款。近两年,部分地办法人银行通过吸收异地存款达成迅速扩张,偏离了服务当地的定位。因为异地存款稳定性较差,积累的流动性风险易迅速传染,不利于维护市场角逐秩序和金融体系稳定。

为引导地办法人银行更好地服务当地,维护市场角逐秩序,中国人民银行于2021年首季起将地办法人银行吸收异地存款状况纳入MPA,禁止其通过各种途径开办异地存款,已发生的存量存款自然到期结清。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在线上拓展的银行除外,存款利率自律需要参考国有银行实行。

“截至2021年7月末,绝大多数地办法人银行已停办异地存款,异地存款余额有序压降,约30%的地办法人银行已清零;可吸收异地存款的网络银行存款利率均低于同期限存款基准利率加50个基点的自律管理上限。”

除此之外,人民银行充分发挥利率自律机制用途,督促银行规范存款利率定价行为,压降不规范存款“革新”商品,将结构性存款纳入利率自律管理,强化同业存单、大额存单发行买卖管理,维护银行负债本钱稳定。

刘国强表示,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根据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需要,建设现代中央银行规范,健全货币提供调控机制,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健全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引导市场利率围绕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中枢波动;继续深化LPR改革,提升价格行价格水平,当令公布历史价格明细,按期对价格行实行优胜劣汰,带动存款利率逐步走向市场化,使中央银行政策利率通过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的传导愈加顺畅;发挥利率市场化调节金筹资源配置的要紧用途,提升小微、民营企业信贷市场的角逐性,促进金筹资源更多流向小微、民营企业;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相互促进、一同进步的良性循环,加快构建新进步格局,推进经济高水平进步。

1